情深几许,共白首最新章节凉安夏槿小说by青柠

闭上眼睛的半岛猛的睁开双眼,看了一眼凉安,然后急忙拉开虚掩着的房门。

头往左边望去,看到的是离她不远背对着她说说笑笑的夏槿和森屿。

此刻,夏槿脸上阳光明媚的笑容深深刺痛了半岛的双眼。

身侧的双手紧紧攥紧,眼眶渐渐泛红,黑眸中闪烁着仇恨的火焰。

带着悲伤的气息,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

半岛狠命的瞪着远处的夏槿,眼神仿佛是来自地狱深处的修罗。

不可原谅!

“森屿,要说天下最笨的人是谁的话,那一定是——”

话未说完,肩膀被猛的一扯。

“啪——”

清脆刺耳的声音在空旷的医院响起。

在这一刻,世界变的极其安静。

夏槿的一边脸微微一侧,那双小鹿般的眼睛猛的睁大,充满着惊讶与不可置信。

她仿佛还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久好久,她才机械的转过头来,不可置信的望着半岛,小鹿般

的眼睛泛着泪花。

脸颊仿佛被人硬生生割弃了般,**辣的疼。

“半岛……?”

半岛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那双黑眸仿佛在用尽一生的力量狠命的狠命的瞪着夏槿,她一言不发,只是瞪着夏槿。

夏槿看到了半岛眸中深处的仇恨之光。

在看到夏槿被打的时候,森屿下意识的想揍打夏槿的那个人,可拳头还没挥起,在看到那个人是半岛以后,他就被震惊到一动不动。

半岛瞪了夏槿很久很久,才把视线转向森屿,那双眸子也充满厌恶的望着森屿。

左胸第四根肋骨往里一寸的那个东西在接触到半岛仇恨的目光时。“啪——”的一声,碎的体无完肤。

支离破碎。

鲜血淋漓。

他心痛的快要喘不过气来,快要窒息了。

半岛哭了?

半岛讨厌他了?

不要……不要!他才不要!

不想半岛哭!不想半岛讨厌他!他不想!

他全身都在颤抖,美丽的眼睛渐渐湿润起来充满水汽,他慌到连手放在哪里都不知道。

“半岛?半岛啊……”

他一脸受伤的望着她,抬起一只手,想要替她拭去脸上泪水。

可是……

“啪——”

手被狠狠打掉。

他迷茫的望着自己被打掉的手,一脸痛苦。

半岛喘着粗气,转身,离开。

森屿惊慌的想要拉住她的手,却也是擦肩而过。

他满脸受伤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痛苦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夏槿看到半岛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那瘦弱的身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她从来没有见过半岛这个样子。

半岛这是第一次打她。

她不知道为什么半岛会这样做。

但她想,半岛一定生气了,一定生她气了,而且是非常非常大的气。

其实夏槿知道从她八岁开始,凉妈妈说要环游世界去了然后离开这个家的时候,半岛对她的态度就越来越冷了。

感觉……都在发生变化。

到底是为什么呢……

她做错了什么吗?

“半岛……”森屿失魂落魄的喃喃着半岛的名字,然后转身,低着头离开。

夏槿竟会感觉到一丝失落感。

…………

……

凉安醒来的时候,没有阳光,只有冰冷的雨水。

他穿着病服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仿若一张白纸,那双淡如星雾般的毫无色彩的望着窗外的雨。

半岛把半妈妈做的饭菜一一放在病床上架着的木桌上后,才看向一直面无表情看着窗外的凉安。

“凉安……”

半岛的声音仿佛蚊子般轻,她好想哭,可又不能。

她记得小时候的凉安并不是这样的啊……

小时候的凉安虽然也是如此的冷漠,虽然也是一副与世隔绝的态度……可是……可是小时候的凉安想笑就会笑……而且……才不是这样冰冷的仿佛从地狱深处来的凉安。

半岛叫了好多声凉安的名字,凉安才反应过来,迷茫的望着半岛,“嗯……半岛……你刚才说什么了?”

半岛扯起一抹笑容,摇了摇头说,“凉安,该吃饭了。吃完饭就可以出院了。”

“嗯。”凉安听从着半岛的话,机械的拿起筷子,然后像个机器人般毫无生命力的吃。

半岛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凉安,明天就是运动会了。”她停顿了一下,继而小心翼翼的看向他,“凉安……退出比赛吧。”

凉安出乎意料的显的很平静,依然在吃着饭,就在半岛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慢慢的放下筷子,抬眸,毫无波澜的眸子望着半岛,“理由呢。”

如果是小时候的凉安的话,一定会轻轻弹她的额头,然后对她说,“嘁,想要我退出,臭半岛你觉得可能吗?”

可是现在的凉安,仅仅只用了三个字。

理由呢?

理由当然是——

“凉安你身体才刚好!参加比赛的话不会觉得太勉强吗?”

听到半岛略显激动的话语后,凉安不屑的嘲笑出声,“半岛。”那张俊美的没有一点瑕疵的脸面无表情的望着她,“你觉得……这点伤对我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果然。

还是这样啊……

她退后一步,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悲痛,蹲下身紧紧的抱住自己,失声痛哭。

那哭声仿佛是压抑了很久,又仿佛是从深谷中传来的。

凉安眸中的光芒逐渐暗淡下来,他低垂着头,然后从病床上下来,走到半岛面前,蹲下。

轻轻的拿开她擦着眼泪的手,用自己的手替她擦拭掉脸上的泪水。

半岛感觉到脸上冰凉凉的,那是凉安手的温度。

最终,半岛还是输给了凉安,凉安最终也还是选择参加比赛。

…………

……

第二日,凉安没有回家,而是和半岛直接去了学校。

到达学校的时候,一路上学生都在谈论运动会的事,还有一些女生一路上说着自己好紧张,害怕得不到第一名。

远远的,半岛就看到了远处在教学楼旁正在寻找着凉安的夏槿。

半岛紧咬住下唇,拉着凉安朝小卖部走去。

“半岛,怎么了?”凉安问。

半岛把眼睛望向别处,扯起一抹笑容说,“凉安,我饿了,来买点吃的。”

“可是刚才不是才吃过早餐么?……算了。反正你一直都挺爱吃的。”

半岛趴在玻璃柜台上,眼前是各种各样的零食。

她沉默了好久好久,眼眶有些湿润,“凉安。明年初三我们住校吧?”她没有看凉安。

“怎么突然……”

未等凉安说完,半岛继续说道:

“明年初三住校吧,凉安。”

“分班的时候,我不会再叫爸爸把我们分到一班了。”

“因为……”

她转过身,面对着凉安,双眼饱含着热泪,脸颊上有着两道泪痕,可她在笑,真实的在笑。

“我真的想看看我们的缘分到底有多深。”

…………

……

“让一下,谢谢。”夏槿想要推开堵住了她去路的女生们,却不料被反推在地上。

几个女生环抱着双手,居高临下的望着夏槿,“凉安呢?为什么好几天都没有上学?还有半岛也是,他们人呢?”

夏槿从地上爬起来,低声说,“我不知道。”

“你是他妹妹你会不知道?嗯?!”其中一个女生发怒的冲上前,使劲扯着夏槿的头发。

夏槿紧咬住下嘴唇,她找了凉安好几天也没有找到凉安!

她想打凉安的电话可又突然想起她并不记得凉安的电话号码。

她也想知道凉安在哪里啊……

她打电话求助凉安之,可是凉安之的电话却也打不通,她知道凉安之肯定在忙集团的事务。

原以为今天运动会就能找到凉安的,就能见到凉安的,可是找了那么久,却也不见凉安的身影。

那么……

哥哥,你到底在哪里?

女生看到夏槿无动于衷的表情,气的更加用力的撕扯她的头发。

旁边的同学都在幸灾乐祸的围成一个圈看戏。

夏槿真的感觉不到很疼的感觉,相比于小时候爸爸扯着她的头发拉起来来说,这点痛根本无足挂齿吧。

腹部一阵疼痛,夏槿被女生踹到在地。

她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仿佛被打的不是她。

不还手,不顶嘴。

可如果触及到她的底线了呢?

旁边一个男生,蹲下来,在她耳边戏谑的小声说道:“你跟你哥哥一样是个**呢。凉安那家伙,最好是再也别来这学校了!那种抢了别人女朋友的家伙最好是从这个世界消失的好!说不定凉安早就死了呢!”

他说的很小声,只有夏槿听得见。

夏槿猛的看向男生,眸瞳睁的老大,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撑着地的双手突然攥紧,她瞪向面前的女生,把那只要踹过来的脚拿住,然后站起来,看着脚心不稳一直在蹦蹦跳跳的女生。

手一甩。

女生仿佛一只断了翅膀的蝴蝶般跌倒在地上,四脚朝天。

周围的人一阵爆笑。

夏槿转过身,一个健步的冲到先前的那个男生面前,使劲的打了他一耳光。

“你这个**!”夏槿朝他大吼一声,又再次打了他一耳光。

此时的夏槿仿佛发怒了的猛虎般,双眼赤红,狠命的瞪着男生。

男生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一只手抓住夏槿准备打下来的手,另一只手正准备打下去时,夏槿却用另一只手反打他一耳光。

周围看戏的同学传来一阵阵嘲笑声,刺穿了男生的耳膜。

“妈的!”他低声咒骂了一声,然后使劲的朝夏槿的腹部踢去。

夏槿只感觉到腹部一阵抽搐,她终于再也忍不住的蹲在地上,捂住肚子。

“砰——”

男生仿佛火箭般撞击在地上,男生吃痛的瞪向肇事者,可下一秒,眸子闪过无法抑制住的恐惧,他像一只乌龟一样,跌跌撞撞的跑了。

森屿冷眼看了一眼那个男生逃跑的身影,继而把视线转移到夏槿身上。

蹲在她的面前,轻声的问她,“疼吗?抱歉啊……来晚了。”

夏槿听到森屿的声音,抬起头望着他,尴尬的一笑,“谢谢你。”

“如果要谢我的话。就不要参加比赛了吧,去医院看一下吧。”

夏槿低下头,沉默了几秒,然后松开捂住肚子的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不用了,森屿,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夏槿微微一笑,然后摇摇晃晃的朝操场走去。

…………

……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百米的比赛也即将到来,班主任急的额头直冒汗,因为到现在为止都没见到凉安和半岛,没有运动员就相当于是弃权,又不能临时换人。

终于,广播声传达着200米的开始,以及运动员的号码。

“完了……完了……”班主任无力的坐在座位上,双手撑住额头。

比赛开始的枪声已经打响,可是她还是没有找到半岛。

算了吧……输了就输了吧。

其实比赛什么的,也都无所谓吧。

……

她无力的靠在椅子上,抬头望着湛蓝的天,微微眯眼。

而此时,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她猛的一惊。

“半岛第一!半岛第一了!”

她猛的站起身,看向终点处,是的!那被所有人围住的人就是半岛!

热泪突然跑出眼眶,班主任笑了起来。

“这丫头……”

远处的半岛仿佛感受到班主任的视线,朝她看过来,微微一笑。

那笑容如昙花一现。

后来的400米,半岛也是第一名。

…………

一场又一场的比赛都比完了,时间也飞逝到下午了。

女生1000米比赛也慢慢递进。

“凉安,参加1500米,你紧张吗?”半岛望着赛道,没有看旁边的凉安。

凉安趴在栏杆上,漆黑如夜的眸子深不见底。

“有什么紧张的。”

“你准备拿第几?”

“第一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不是么?”

半岛突然笑了起来,看向凉安,“凉安,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自信啊!那么一定是拿第一名哦!”

“好。”

“勾勾手!”半岛伸出小拇指,笑着看着凉安。

凉安无奈的伸出小拇指,和她的小拇指相勾。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的是小狗!”

两个小拇指相勾,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仿佛在闪闪发光。

此时的半岛,笑容如冬日中的一缕阳光,笑容迎合着阳光的跳跃,仿佛在演奏着一曲名叫幸福的歌声。

……

终于。

到女子1000米了。

运动员都到赛道,原本一直担忧着的夏槿,在看到半岛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

半岛就在她的旁边。

“半岛,你这几天怎么没来上学?你知道我哥哥在哪里吗?”

半岛没有搭理夏槿,而是做准备活动。

夏槿还想说什么,裁判员就叫运动员准备,然后举起枪。

夏槿看向比赛道旁,视线与漆黑的眸瞳相对视。

那个人……

是凉安啊!

“砰——”

枪声响起。

夏槿一边跑,一边看向凉安,时不时的回头。

半岛从来也不喜欢输,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把所有人甩的老远,包括夏槿。

烈日悬挂在纯白的天空,金色光芒散满整个操场。

几圈下来,夏槿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

她气喘吁吁的跑啊跑,跛着的左脚让她的速度怎么也快不了。

她的脸色通红的仿佛熟透了的苹果,红红的,却又显得有些苍白。

汗珠顺着她的额头一直往下流,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耳边一片嘈杂,好像是为半岛夺得第一的欢呼声。

她抬起头,望着前方越来越模糊的人影,奋力的抬起脚,奔去。

其中有个人影,静静地没有摇曳,就站在终点的原地,仿佛在等着她的到来。

越来越近了……

马上……马上就可以触摸到那身影了……

可是,眼皮为什么越来越沉重,视线越来越模糊……

不行了……

我已经不行了……

耳边响起一声枪声。

随即。

“咚——”

犹如失去了双翼的天使般跌倒在冰冷的地上。

金色的光芒带着死亡的气息朝凉安扑面而来。

他睁大了漆黑如夜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夏槿。

手指尖的剧烈颤抖最终还是泄露了他所有的恐惧。

他仿佛发疯了的狮子,朝夏槿跑去,抱起夏槿,朝校门的方向跑去。

可是,当经过气喘吁吁的半岛身旁时,衣角被轻轻扯住。

凉安停下脚步,迷茫的看着半岛,那双如黑玛瑙般闪闪发光的眸子此刻间黯然无光。

果然……

果然又是这样……

为什么一遇到夏槿出事!你的眼睛都会是这样!

为什么要迷茫的看着我!

只要夏槿你出事,凉安你为什么就慌了神!

半岛努力的吸了吸酸酸的鼻子,努力的不要眼泪从眼眶中跑出来。

她的声音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纪传来的,带着虚缪的气息。

“凉安……凉安……你答应过我的……你说,你说你会拿第一名的啊……我们还拉勾勾了……所以,所以你不会反……”

“对不起,半岛。”凉安不忍再看半岛失魂落魄的表情,那双带有渴求的眸子深深刺痛了他的眼睛。

在凉安转身的那一瞬间,堆积在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流淌下来,带着某种绝望的气息。

那抹蓝色的身影,越来越远。

“**!凉安你这个**!”半岛失声痛哭,“骗人!你这个只会骗人的家伙!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了!凉安!凉安!”

半岛不顾周围人探究的眼神,她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凉安抱着夏槿跑着离开的方向,流着泪。

“凉安……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怎么可以,为了她再一次抛弃我。”

喉咙仿佛哽着一根刺,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痛苦的大口大口的喘气,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死亡。

脸部传来冰凉的感觉,半岛惊的退后一步,望着眼前的少年。

“森屿……”

一如既往,还是那双充满忧伤的眸子倒影着她哭泣的模样。

他的声音很轻,仿佛棉花糖般,“半岛,你又哭了。”

“用不着你管!”半岛朝森屿大吼,然后退后几步,继而转过身朝学校的林间小路跑去。

可是,不到一会儿,手就被紧紧抓住。

半岛转过身,想要甩掉他的手,却怎么也甩不掉。

他的声音带着祈求,“半岛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原谅我,半岛……我求你了啊。”

他的眼眶渐渐湿润,那俊美的脸带着痛苦的神色。

阳光透过树枝丫,照射在他们身上。

阳光下,是一道纤绝的尘陌,呢喃着天真,充盈着那抹曾经深不可测的孤清而飘逸的影。

半岛的喉咙哽的难受,如果是以前,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原谅这件事,可如今,她却犹豫了。

看着森屿的眼睛,她就仿佛看到了自己。

自己跟凉安又有什么区别呢。

半岛微微苦笑,对森屿绽放出一抹笑容。

“好,不过啊,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这件事,只有你才能做到。

深秋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

……

汗水沁湿了他光洁的额头,那双淡暗的眸子充满了惊慌。

他努力的朝校门口冲去。

“凉安!”

一声大叫声,让他猛的停下脚步,转过身,失神的眸子空洞洞的

看向声源处。

“凉安,你不是一直很冷静的吗?怎么现在乱了手脚呢。你应该把夏槿送去医护室。而不是外面的医院,你该知道,你是出不了校门的。”

流鸢静静地看着凉安,水眸流转着波浪。

凉安永远是这样,不管平时多冷静,只要一到夏槿出事,就慌的失去了理智。

流鸢淡淡的看了一眼凉安朝医护室奔去的背影后,转身朝和凉安相反的地方走去。

…………

开始阅读

相关资讯

(最新章节)琉灵慕凌风赤芍最全章节阅读(全章节阅读)情之所长皆是虚妄章节免费-流苏青鹤茗瑶目录阅读(完结阅读)一场无法遗忘的噩梦免费-沈秋宁边以秋结局阅读(全本)王乐宝杜敏小说在线阅读-王乐宝杜敏小说完结(完结)年寻夏司瑾丞是哪本小说的主角(最新章节)唐唯季寒枭小说-(现代言情)唐唯季寒枭完整版阅读(完整全文)苏曼慕止寒肖洛川小说-苏曼慕止寒肖洛川全章节阅读(全本免费阅读)顾曼曼陆景毅(顾曼曼陆景毅)全本免费目录终极版在线阅读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最新章节于天孙艺荷小说by沐子圆第一章婚约最新章节季酥酥楚漠庭小说by北堂十七(完整免费阅读)残阳如血心如窟小说精彩阅读-主角流苏青鹤茗瑶小说完结版(完结阅读)抖音热文流苏青鹤茗瑶青鹤流苏上仙全本在线阅读(全文阅读)好文热推东方玄幻洪荒龙帝-洪荒龙帝小说阅读(全本阅读)陆景毅小说by锦儿-顾曼曼陆景毅小说(全章节阅读)莫轻尘萧墨白全文-还是想要尝试那份爱(最新章节)顾芸季彦燊小说-为爱一个人堕入疯魔(精彩章节阅读)《三十为尊》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张瑜曹莹小说全本(全本小说阅读)顾挽歌南宫瑾大结局-南宫瑾,我是你的妻子(最新章节)《爱得成疯成魔》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沈念心贺少渊小说全本(全文阅读)主角是紫月岫云的小说在线阅读 血染剑上红梅免费阅读(完整全文)《战门医神》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9章 三件事(全章节阅读)重生之我的病娇邻居唐欣孟辰by凯瑟琳一世小说完本阅读(完结阅读)《殿下你的休书掉了》目录结局-(殿下你的休书掉了)免费阅读(全本免费阅读)我有百万亿分身热门在推-(我有百万亿分身)最新阅读(全文阅读)慕容麟狐狸九医妃要休夫冷清欢全本阅读锦绣农女有点甜最新章节沈初英李明远小说by凉凉的希希(完整阅读)时莜萱盛翰鈺小说-时莜萱盛翰鈺全章节阅读曾经是她的荣宠最新章节莫轻尘萧墨白小说by锦儿(全文阅读)(流苏青鹤茗瑶)小说免费阅读-流苏青鹤茗瑶全本(全文)我重生后成了自己的黑粉苏沫沈清一by兔了萌了小说免费阅读混沌七国最新章节扶苏澜怜小说by清濯我缨(最新阅读)慕容策顾若晗小说-(现代虐恋)慕容策顾若晗完整版阅读(完结阅读)桥泱泱完整版-桥泱泱孙希文完本阅读(全本免费阅读)陆少强势宠路伊晗陆逸程-熊吃竹子小说(完结阅读)时莜萱盛翰鈺小说名字-一个装瞎一个装傻全本(完整免费阅读)王婿临门楚阳叶婉秋by逆水行舟的人-逆水行舟的人小说(全本)娶我让你如此恨极小说章节阅读-小说流苏青鹤茗瑶全本阅读(完结阅读)(独家)转身终是陌路小说-转身终是陌路小说慕凌风赤芍全本(完结阅读)蓝清沐北夜寒-夏青衫小说(全文阅读)你的心是一座空城免费-陶芷绫项绍枫柳媚儿结局阅读(最新章节)《神医毒后》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秦初雨君子骞小说全本(完结阅读)《我帮大圣养孩子》目录结局-(我帮大圣养孩子)免费阅读(全文阅读)仙门走出的男人秦宇孟瑶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全章节阅读)莫轻尘萧墨白小说-爱是心甘情愿的付出(完结阅读)叶辰萧初然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莫轻尘萧墨白最全章节阅读(完本)三世繁花与君别墨时年主角花无忧墨时年华芸小说精彩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全文阅读)你的心是一座空城陶芷绫项绍枫柳媚儿全章节阅读(完本阅读)好文热推超术异能我帮大圣养孩子-我帮大圣养孩子小说阅读(精彩章节阅读)《我的仙女老婆》陈阳林元珊章节在线阅读